秋景文学 > 其他小说 > 求婚99次:傅少恋如初傅少川张路 > 158.往事重提是折磨
我们还没跨进家门,我手机就响了。

电话是关河打来的,他已经很久没和我们联系了,也很久没在微信群里冒泡,我们几乎都快遗忘了他的存在,这倒好,我前脚刚给童辛打完电话,他这可真会挑时候。

韩野将我放了下来:“我们的账慢慢算,你先接电话。”

我冷哼一声:“看把你给出息的,韩野,我告诉你,一次不告而别,百次不受信任,两个人在一起,谁先犯错谁就注定了要在往后的日子里让着对方,你还敢对我蹬鼻子上脸,你自己好好反省去吧。”

我这一吼,倒是把韩野给镇住了。

他一把搂住我:“曾小黎,你这胆子随着肚子越来越大了。”

我瞬间心虚,指了指电话:“别闹,我接电话呢,你快去把那个小祖宗给哄好,照她这样哭下去,眼睛都要哭瞎。”

我走到一旁接的电话,关河的语气很急:“黎黎,你认识徐佳怡吗?”

我扑哧一声笑了:“关哥,你应该见过佳怡才对,就算你忘记了,你也应该在群里经常看到她冒泡,群里那个头像上挂着一张素颜照的,就是徐佳怡,你没印象了吗?”

关河哦了一声:“我就说这妹子好像在哪儿见过,我最近很少登微信,所以对群里的情况也不了解,黎黎,你快来把这妹子给拉走吧,她在我家门口蹲了好几天了,我见她可怜就收留了她,结果她倒好,每天跟着我上班下班,到了家门口就蹲在我家的电梯口,邻居们看到还以为我把她给怎么着了呢,还要好说歹说磨破了嘴皮子她才肯进来,每天就睡在我家的沙发上,可怜兮兮的,她到底怎么了?”

徐佳怡去找关河了?

莫非?

我心想大事不妙,只好先安慰关河:“关哥,你先别急,我这就开车来接她。”

关河在电话里大喊:“我现在不在家,我在我公司楼下的肯德基店里,她身无分无,说这么多天了就想吃一顿肯德基,我是假装上厕所才有机会打电话,她这会儿还在男厕所门口堵我呢,问她什么事,她就是不肯说。”

挂完电话后,我给张路打了电话:“姑奶奶,赶紧回来,十万火急。”

我没给张路开口问的机会,只有这样才能把那个好奇心很重的张路给勾回来。

韩野没把秦笙哄好,还是我亲自出马验证我和姚远之间一清二白,秦笙才露出笑脸:“那你们去忙吧,我回屋给二伯捶腿去。”

还真是极其好哄的妹子。

韩野开着车,一路上也在问我什么情况。

我心里乱得很:“别问了,大爷,你还是赶紧给杨铎打电话吧,这姑爷脾气倒是大的很啊,自己的女朋友消失这么些天,他敢情是不痛不痒啊,你们男人都这么没心没肺吗?”

韩野拍着自己的胸脯:“我有心有肺啊。”

我嘟囔一句:“有也是狼心狗肺。”

我们在肯德基店见到徐佳怡的时候,她正两手拿着鸡腿旁若无人的啃着,几乎整个肯德基店里的客人和店员都把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但她毫不在意。

倒是一旁的关河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徐佳怡,你疯了吗?”

我都快疯掉了,隔远看还好,走近一看,这家伙把自己都哭成了熊猫眼,素面朝天十分憔悴,见到我们来了后,她丢掉鸡腿起身就要拥抱我,被韩野拦住:

“你还是先去洗个手洗把脸再出来见我们吧。”

徐佳怡指着关河:“那你们要帮我守着他,等我出来。”

关河向我们大吐苦水,徐佳怡跟在他身边的这几天,他无数次的想把她给甩掉,但是都没用,白天甩掉了,晚上她就蹲在家门口,就算不甩掉她,关河到公司,她就在一旁看着,回了家就默默的蹲电梯口,像关河这种最见不得女孩子可怜兮兮的,肯定会中招。

“她这是多久没收拾自己了?”

我印象中的徐佳怡是个特别爱干净的姑娘,而且她但凡出门必喷香水,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不抽香烟的男人没有过去,不喷香水的女人没有未来,所以她坚信自己是个有未来的人,家里的名牌香水比任何一样奢侈品都多。

关河仰天长叹:“下雨天把自己淋湿了算不算洗澡?她身上穿的这身衣服还是我给她买的,她淋的湿透坐在我家门口,我给她童辛的衣服,她坚决不穿,拿我的新衣服当睡衣,也不行,我只好连夜去给她买了一套衣服。”

看得出来,这个姑娘是对自己下了狠手了。

能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还能坐在肯德基里胡吃海喝,我真该给她录个小视频发在群里面,让杨铎瞧一瞧,爱情真的能让人疯狂。

我们等了好半天,徐佳怡才从洗手间出来,整个脸色都是惨白的,坐在我身旁抱着我的胳膊就哭,一开始还是小声的抽泣,我一问她怎么了,她就开始止不住的嚎啕大哭,悲伤的不能自已。

“就是这样,这几天在我家也是,一言不合就哭,在公司里一个人蹲在楼梯口也哭,走在路上莫名其妙也哭,我一开始以为她有神经病,后来我才发现是我有神经病,直到今天才跟我说,只要我带她吃一顿肯德基,她就派人来接她。我给她点了肯德基,她就说了你的名字。”

看来这回是伤的不轻。

我看她哭的差不多,才将她的脑袋抬起来:“好了,不许哭了,擦干眼泪,这是给你的最后一张纸巾,你要是还哭还流鼻涕的话,就擦在自己身上好了。”

徐佳怡泪眼汪汪的看着我,瘪着嘴挤出一句:“老大。”

才喊了我一声,两行热泪又滚滚落下。

关河都一个劲的抓脑袋了:“别哭了行不行,姑奶奶,我求求你了,你快告诉我,我关河上辈子欠你什么了,你说出来,这辈子我砸锅卖铁也要把您老人家的债给还清,行不行?”

徐佳怡用手一抹泪:“不行,你不说你有老婆了吗?那你老婆呢?我要见你老婆。”

果真是为了那件事情。

关河已经彻底失去耐心了,我赶紧哄住徐佳怡:“你们两口子之间的事情干嘛闹到外面来,乖,回了家在卧室里大干一场,床头吵架床尾和就行了。”

徐佳怡严肃的说:“嫂子,这是原则问题,我必须问清楚,关河,既然现在嫂子也在,我就不瞒你说了,我怀疑你老婆和我老公睡过,我现在需要见到你老婆,并且我听说你老婆跟我老公睡过之后生了个孩子,我想知道那个孩子是谁的,我必须弄清楚,不然我会疯掉的。”

我想关河应该也是知道的,不可能一个女孩子无缘无故纠缠着他。

关河摆摆手:“我只能告诉你一句话,我老婆生下来的孩子是我的,我不可能让你打扰我老婆的平静生活。”

徐佳怡红了眼:“我就是想见见辛姐,我就想问问她,是不是她和我老公睡过?是任何人我都能接受,但我不能接受我身边的人,尤其是辛姐还是我嫂子的好闺蜜,对不起,我实在做不到冷静,也做不到不闻不问,更没有那么大的胸襟来就此包容从此消化,让我见一见辛姐吧,有些事情我和她当面说清楚就好,我给辛姐打过电话了,但她拒绝见我,也拒绝跟我说说话,我现在每天一闭上眼就觉得杨铎和童辛抱在一起,我的世界里全都是噩梦。”

说到最后,徐佳怡的泪水又哗啦啦的落了下来。

我看着都心疼,抱了抱她:“好,你要见辛儿,我叫她回来,但是你现在乖乖听话跟我回去,别打扰关哥的正常工作和生活好不好?他和你不一样,他要工作,他要养活他的儿子。”

徐佳怡站起身来,朝着关河深深的鞠了一躬:

“关哥,对不起,我知道往事重提是折磨,但我实在是无法忍受内心的挣扎和煎熬,我也知道如果那件事情是真的,你也是受害者,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些天承蒙你照顾。”

关河哪经得住这么一来,心都软了:“你跟黎黎回去吧,黎黎,你好好劝劝她,她已经很多个晚上没睡好了,就算是睡一小会儿,也会从梦里哭着醒来,我知道这种滋味不好受,但是你听我一句话,你既然这么爱他,就应该学着接着他的过去,只要他未来坚定不移的和你在一起,比什么都强。”

韩野拉着徐佳怡出去了,等他们上了车,我看着关河:“关哥,那你呢?刚刚你对佳怡说的那番话,有没有对你自己说过?这个世界对男人很宽容,男人出轨偷腥养小三,只要愿意低个头认个错买个礼物说两句甜心话哄一哄,女人基本都会原谅男人,但是男人呢,对女人却是极其残忍的,每个人都有过去,辛儿怀孕后辞职在家已经很不容易,现在她一个人带着孩子还没有工作,你知道她有多不容易吗?”

关河低了低头:“我每个月都会按时打钱在她卡上的。”

我拍着关河的肩膀:“女人要的不是钱,钱在很多女人心里并不重要,比不得自己的男人来一句老婆辛苦了更贴心,辛儿生完孩子后都没得到你的关爱,你知道吗,要是稍微脆弱一点的女人,早就得了产后忧郁症了,可辛儿以前是多么娇弱的一个女人,你为什么不肯接纳她那一丁点小小的瑕疵呢?”

关河痛苦的抱着脑袋:“我也想原谅她放过自己的,可是我做不到,你不知道,我有多恨自己这么小心眼,可是每次我下定决心忘记那件事情,可我一见到她,一见到孩子,我就会不自觉的浮想联翩,就和徐佳怡一样,我深深的理解她此刻的痛苦,因为这样的难受和挣扎,我已经过了这么多日子。”

我无法理解这样的痛苦,沈洋出轨,余妃霸道,可我当时想到的是要怎么维持住一个家,让妹儿有个爸爸,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女人夺走了我的丈夫,从此以后我的丈夫不爱我了,不属于我了。

或许是因为我从一开始就对沈洋没有爱吧,所以他出轨后,我只是觉得难以承受一个家庭的土崩瓦解,却从来想过我自己失去了一个男人。

“我会把辛儿叫回来,到时候你们四个人好好坐一坐吧,既然你们都没有办法抹去过去的那道伤疤,那就正视它,再承受这道伤疤带来的疼痛和失去自己挚爱的人这两种选择里,你们必须做出选择,人生没有如果,也没有后悔药,事情发生了就只能勇敢去面对。”

关河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是噙满了泪水,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点了点头,我就从肯德基店里走了出去。

“佳怡,她...”

我一上车,韩野就嘘了一声:“别吵醒她,她睡着了,你在一旁好好搂着她吧,我们回家。”

也不知道她是有多久没好好睡觉了,到家后韩野把她抱上楼的,我们吃完饭的时候秦笙去叫她,她没醒来,一直到深夜,她都在呼呼大睡,梦里也很安静的样子,不哭不闹。

秦笙一直在守着她,怕她醒了之后又往外跑,秦笙还用绳子在她手腕上绑了个结,另一端绑着自己。

直到十一点多,韩野才打通杨铎的电话,我一把将电话抢了过来:“杨铎,你个王八犊子,你死哪儿去了?”

杨铎在电话那头懊恼的说:“我回美国了,徐佳怡这个小肥妞竟然敢骗我,等大爷我回去了,看我不好好教训她。”

我本来一肚子气的,一听到小肥妞三个字,瞬间笑喷了。

“杨铎,你老婆都快哭瞎了,你还在美国瞎晃悠,麻溜点回来,等你回来了我再教训你。”

我也不擅长骂人,只是告诉杨铎,徐佳怡已经回家了,让他也赶紧回来,但是我电话还没挂,张路就从门外飞奔进来:“别挂电话,他三舅姥爷的,敢欺负我张路的妹妹,他是活的不耐烦了。”

我发誓我真的没挂电话,就是电话那端的杨铎听到张路的声音,吓的赶紧挂断了,张路气呼呼的再打过去的时候,杨铎死活都不接电话,还说什么刚上飞机,手机必须关机。

张路肺都要气炸了:“该死的杨铎,等他回来看老娘怎么收拾他。黎黎,佳怡呢?现在怎么样了?”

我叹口气:“看来这件事情不止我们知道,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把这件事情告诉佳怡了,你别看佳怡平日里跟你一样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一触及到杨铎的事情,尤其是关乎到两个人感情的事情,她那眼睛里还真是揉不得沙子。”

张路咧咧道:“笑话,谁眼睛里容得下这样的道德沙子啊,你能容下吗?”

这句话明显是说给正好踏进屋来的傅少川听的,我把张路拉到一旁:“气还没消啊?”

张路一脸嫌弃的看着傅少川:“他大爷的竟然跟我说陈晓毓是他从小最疼爱的妹妹,老娘我不是容不下人,是容不下贱人,像陈晓毓那样的贱人,我必须划清界限,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陈晓毓对你做过的事情,他大爷的要是不跟陈晓毓划清界限,老娘我就只能和他说拜拜了。”

都是过往的恩怨给闹的,我叹口气:“又何必呢,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陈晓毓对于傅少川来说,应该只是从小到大的一个妹妹罢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陈晓毓戒掉毒瘾重新做人,还是可以和我们和平共处的。”

张路瞪着我:“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怪不得坏女人都喜欢欺负像你这样的老实人,因为真的是太好欺负了,我告诉你曾小黎,在傅少川身边,有我没她,有她没我,就算陈晓毓戒掉毒瘾变成一个天天做善事的良民,我,张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到死都不会和陈晓毓做朋友,更不会认她这个妹妹,别跟我谈什么爱情,在原则面前,爱情就是个屁,任何伤害过你曾小黎的人,在我张路的字典里就永远是个废人。”

我明白张路此时的愤怒,只是在爱情面前,还有什么是不能放下和接纳的呢?

但我无法感同身受张路此刻的心情,就像很久以后,当我得知陈晓毓对张路做过的那些事情时,我才有了和张路一样的心情。

在我心中亦然,任何伤害过张路的人,在我心里永远都不会被原谅和救赎,比如陈晓毓,比如余妃,再比如后来把命都丢了的喻超凡。

我亦不是圣人,不能原谅世间一切罪恶,挽救苍生。

后半夜的时候,徐佳怡的哭声撕心裂肺,张路和秦笙抱着她,像哄一个三岁小孩一样。

韩野一直紧紧抓着我的手,在他的眼里看到的徐佳怡,并不仅仅是一个因为爱人曾经犯下的一个错误而无法释怀的小女人,而是一个受到惊恐的小女孩。

我想韩野当时想到的,是那个在十六那年失去了自己挚爱的姐姐的小女孩。

而杨铎和徐佳然之间,我总觉得有故事,一段让杨铎无法释怀的故事,若不是徐佳怡的昏迷不醒,或许杨铎直到现在都不能正视自己的内心,而徐佳怡之所以会得失心这么重,是因为她曾在我们都无忧无虑的年纪里失去过我们不曾失去的最宝贵的东西。

把徐佳怡安抚好之后都已经黎明将至了,韩野哄着我睡觉,我却睁着眼睛看着他:

“如果你是杨铎,你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这么撕心裂肺的哭喊,你的心会疼吗?”

韩野低下头来亲吻着我:“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难过的,相信我,快睡吧,睡眠不好会影响宝宝发育,还会影响你这张美丽的脸蛋,小心明天醒来就开始冒痘痘。”

我捶了他一拳:“就不能念我点好吗?”

韩野抓住我的手:“黎宝,你是不是也和佳怡一样,心里对自己所爱的人没有归属感和信任感?”

我调皮的问:“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韩野垂下眼睑:“假话吧,真话听了可能会刺心,我宁可听点假话来安慰自己,阿q似的安慰自己。”

我微微侧身,摸着他的脸说:“假话是我爱你。”

韩野又兴奋又失落:“那真话呢?不爱我吗?”

我狡黠一笑:“真话是我很爱你。”

韩野那一刹那突然就红了眼,激动的把我搂进了怀里,在我耳边轻声说:“黎宝,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跟你在一起之后,我才相信这个世上有真爱,我做梦都没想到你会对我亲口说出那三个字,谢谢你,我爱你。”

我假装咳嗽了两声:“韩叔,你都快勒的我透不过起来了。”

韩野的眼角都湿润了,我和他四目一望,娇羞的躲进了他怀里。

他离开后,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亲口对他说一句我爱你。

还有什么比掏心掏肺的去爱一个人却从没表白过的遗憾更让人感到痛心的呢?我曾经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他回来,我一定要在他耳边大声地说我爱你。

今天终于说出口,却是如此的难为情。

想到白天我还扇了他一巴掌,我摸着他的脸问:“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扇了你耳光,你会不会觉得我不懂事,不给你面子?”

韩野抓着我的手:“我要你这么懂事做什么?我又不是喜欢一个机器的,只是你下次扇耳光的时候,能不能扇个双数,我怕一个巴掌太孤单,两个巴掌凑成欢。”

还真有这么喜欢受虐的人,我鼓起勇气向他道歉:“对不起,我误会你了,姚远都给我解释清楚了,他说你是去鼓励他的,韩叔,我没有不相信你,我只是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竟然能够这么幸运的遇到你,并且被你爱上,也不相信自己能够把你一辈子都留在我身边,我只是对自己没有信心。”

韩野心疼的看着我:“对不起,我上一次的离开太过鲁莽和仓促,我以为只要我远离了你,那些伤害就会远离你,但我没想到大风大浪都是我给你的。”

憋在心里的话说出口之后,我在韩野的故事里渐渐沉睡。

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一桌子吃的,秦笙还笑话他:“小野哥哥,你这是想跟远哥哥比一比厨艺吗?不过我觉得你这个卖相不好,没有远哥哥做的好看,吃起来口感也差了那么点,好像少了点什么?”

张路难得起了个大早,一语中的的指出:“还能少些什么?少点爱情的味道呗,这菜要是黎黎吃的话就圆满了,韩大叔,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韩野竖起大拇指:“张路,我认识你这么久,第一次觉得你这张脏话连篇的嘴里还能吐出这么美妙的话语来。”

张路骄傲的点点头:“那是自然,你要是把我最爱的女人哄好了,我会把这世上最有的溢美之词都拿来称赞你,前提是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我希望以后我跟小姐妹聚会的时候能听到她们说,你看曾黎家的男人怎么怎么样,别人家的男朋友是英雄,我家那臭男人简直就是狗熊。”

这含沙射影的话说的实在是妙极了,我给张路点一百个赞。

徐佳怡也起床了,脸色依然不好看。

大清早韩野就给杨铎打了电话,他正在中转,预计下午飞回星城,而童辛那边我也是直话直说,她本来不愿意来,但她想了一夜之后,又说愿意出来解释清楚,她也是下午能到。

吃完早饭后,傅少川和韩野带着韩泽出去散散步。

张路跟我说了度假村的事情,她去的那个度假村说来也巧,老板就是我们大学室友的老公,虽然是二婚嫁给了老板,室友还当了后妈,但是生活上富裕的不得了。

因此张路轻而易举就弄清楚了这个度假村的情况,可以排除。

三婶和徐叔那儿暂时没有情况传来,我想老人家打听情况可能不会像年轻人那么诡计多端,所以要费些时候。

“好无聊啊,嫂子,远哥哥有没有跟你说他今天要来?”

秦笙躺在沙发里一直喊闷,徐佳怡坐在阳台上的吊椅上发愣,张路在专心的打游戏,我在看育儿书。

“你自己有手有嘴不会打电话问吗?谈个电话追个男人还要人教,别这么没出息好吗,姑娘。”

张路打着游戏还不忘把秦笙放在桌上的手机丢给她,秦笙拿着手机犯难:“我这么上赶着追人家,会不会让人家觉得我很廉价啊?”

张路噗嗤一声乐了:“小姑娘,你啥时候值钱过?就你这几根排骨拿去熬骨头汤都闲营养不够,更何况男人都是肉食动物。”

秦笙挺挺胸:“你少瞧不起人,我的比你大好不好?”

张路头都没抬就回她:“大大大,你的很大,所以你赶紧去追你的远哥哥吧,反正情义千斤不敌胸脯四两,说不定你这一勾引,你的远哥哥就不喜欢你嫂子这样瘦骨嶙峋的女人了。”

秦笙低头看了看:“哎呀,胸脯四两啊,我这个,有四两吗?”

张路指了指厨房:“那儿有刀,你割下来称一称呗,有四两的话你就可以去追你的远哥哥了,保证你有沟必火。”

秦笙嫌弃的看着我们:“你们都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这么无聊的天,要不,我们搓麻将吧,干巴巴的等人太没意思,搓麻将可以很快打发时间,嫂子,你觉得呢?”

我放下手中的育儿书:“我没意见,但是你要把吊椅里那个给摆平才行。”

秦笙欢快的起身:“没问题,交给我就是了。”

也不知道秦笙用了什么法子,徐佳怡竟然同意和我们一起搓麻将,只是精神状态不太好,尽管我们一再让着她,她还是输钱。

而且我们玩的都是微信转账,徐佳怡手机上绑定的是杨铎的卡,一中午的时间,她快把杨铎的工资卡给祸祸没了。

杨铎下了飞机后就给我打电话:

“我亲爱的总监大人,你现在是陪我老婆在逛街吗?”

我开了扩音,张路哈哈大笑:“杨铎你个王八犊子,老娘我今天心情好,不骂你,你要是再不出现的话,你连老婆都要输掉了。”

秦笙也加入了戏谑的行列:“就是,目前你这张卡上还有多少钱啊,要是不够的话也没关系,再绑卡就是了,我们正在搓麻将,微信转账,好过瘾,我今天赢的钱够我包养马云爸爸好几个小时了。”

杨铎无可奈何的说:“你的马云爸爸没有你想的那么便宜,老婆,只要你高兴,你只管可劲造,你老公我有的是钱。”

我想外面阳光明媚,杨铎的心里应该在滴着血。

这通电话打完后,徐佳怡颓然的趴在麻将桌上:“不来了不来了,这些都是我老公的血汗钱,我不能这么败家,我好心疼啊。”

于是我们仨一人给她转账了一个大大的红包,徐佳怡看了看时间:“都快中午了,大哥他们怎么还不回来,中午还做饭吃吗?我没吃饱。”

我起了身:“我去做饭,别把我们家的小馋猫给饿着了。”

张路也跟着起了身:“我去帮你打下手,让你一个孕妇下厨真是不好意思,但我们仨实在是不擅长贤妻良母的活儿,只好辛苦你了。”

徐佳怡伸手抓住张路:“路姐,你别走。”

张路大笑:“怎么,这才几天还依赖上我了?”

徐佳怡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这个样子实在是太愁云惨淡了,路姐,你帮我化个妆呗,再给挑一套好看得体的衣服,我要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我要让杨铎知道,没有他在的这几天,我过的靓丽无比。”

秦笙嘴快:“你是想跟辛姐比一比吧,其实你不用担心,辛姐是个好人,她现在都有了关哥的孩子了,难不成还能跟你抢老公?”

徐佳怡瞬间瘫软:“我也觉得辛姐是个好人,可我就是不知道怎么的,心里老觉得别扭,要是换了别人跟杨铎睡觉该多好,我一定会冲上去暴打那个女人一顿的,可是辛姐那么善良,我现在就想知道她的孩子是谁的,如果是杨铎的,那我和杨铎的婚姻就完了。”

张路摸摸她的头:“这个你还真是想多了,孩子是关哥的,这一点关哥比你清楚,孩子出生的时候也做过亲子鉴定,佳怡,如果你是因为这一点觉得别扭的话,真没必要,如果你们四人坐在一块正要聊的话,对你们都不好,我看要不...”

徐佳怡点点头:“要不就听路姐的,这件事情就不谈了吧,我也不想去面对,况且那件事情都过去一年多了,辛姐的孩子都好几个月了,我还计较这些做什么呢?”

我看得出来徐佳怡的心里很矛盾,当她特别想挖出真相的时候,又在恐惧着真相可能往往就是她想象的那样。

尽管她临时打了退堂鼓,但辛姐已经来了星城,杨铎也很快就到家。

我做好中饭的时候,正好韩野他们回来,问起他们去哪儿去了那么久,韩野说是带着韩泽去找了个高尔夫球的场地。

秦笙惊喜的挽着韩泽的胳膊:“二伯,你现在的身体好多了啊,都能去打高尔夫球了?”

韩泽眼里闪烁着泪花:“薇儿在世的时候我就喜欢打高尔夫球,其实薇儿也喜欢,只是我每次都是陪客户,所以经常会冷落了她,久而久之她就不喜欢打高尔夫球了,后来她去世了,我在美国的家中看到一本她写的记事本,她说她得了癌症后最遗憾的一件事情,是没能陪我打一场高尔夫球,我对不起薇儿,我现在才知道,钱赚到够用的时候,就只剩下一串冰冷的数字,可惜我老糊涂了这么多年啊。”

秦笙哄着韩泽:“二伯,那你教我打高尔夫球吧,你不一直说我跟薇姐的性格最像吗?都傻乎乎的容易相信人。”

秦笙说完不好意思的摸摸头,韩泽慈爱的看着她:“好,那你以后陪我去打高尔夫球。”

回到家后,韩泽说身体有些不舒服,连中饭都没吃就去睡了,我很担心,韩野说韩泽今天走了很远的路,可能是累到了。

饭菜都端上了桌,就等着杨铎他们的到来。

巧的是关河先来的,一进屋显得很局促。

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杨铎说是在门口巧遇到了童辛,所以两人是一起进来的,我看得出来,那一刻的徐佳怡和关河的脸上都闪现出一样的神情。

“来了就好,进屋坐吧,秦笙,帮忙拿碗筷。”

我们都在饭桌前坐好后,大家都显得很尴尬,还是韩野举起杯:“来吧,相识是缘,让我们干一杯,黎黎,你就以水代酒。”

大家都举起了杯,就只剩下徐佳怡呆呆的,秦笙在桌子底下踢了踢她:“佳怡,端杯啊,大家都在等你了。”

徐佳怡哦了一声:“你们喝吧,我不想喝酒。”

话一出口,眼泪汪汪,我们都最担心徐佳怡会绷不住想哭,秦笙拿了纸巾去擦徐佳怡的眼泪,大家都自觉地放下了酒杯。

童辛把孩子递给张路:“路路,你帮我抱一下。”

张路不解的问:“辛儿,你要做什么?”

童辛起了身,径直走到徐佳怡身边:“佳怡,我能和你好好谈谈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