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接啊你们,别忘了我跟你们说的事情。”

男人一直在催促,女人在电话里大声的喂了两句,若是再不接的话铁定露馅,我伸手把电话拿了过来,对秦笙和张路说:

“不是要送你们两盆花吗?你们快进屋去选,辛儿,你也一起去。”

男人一下子就愣住了,秦笙甜甜一笑:“叔叔,您带路。”

看得出来男人是想在一旁听我们讲电话的,只是秦笙她们三人都往屋子里去了,男人一跺脚:“哎呀,你们这么多人,年轻人,不要毛毛躁躁的,不要弄坏了我的花。”

随后男人也进了屋,我深呼吸一口气,拿了电话接了起来:

“你好,请问你是王翠梅吗?”

电话那头的女人有些不耐烦:“你终于接电话了,我听我家老头说,你们是我介绍去买花儿的?”

我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哦,我有一个朋友听你说起过,但我今天来找你是为了另外一件事,请问王女士,你是不是参加过端午节的包粽子大赛?”

韩野和傅少川都在对我挤眉弄眼,关河见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便把他们两人给拉开了。

王翠梅叹气道:“是去参加过,但是什么排名都没拿到,白耽误我一天的功夫了,这些个比赛都是有内幕的,寻常人哪能拿到那三万元的大奖啊。”

听得出来,王翠梅是个非常爱钱的人。

我嘴角一扬,扯谎道:“王女士,是这样的,当时我们大赛上有一个评委特别喜欢你做的粽子,于是力压其余评委给了你一个家的味道特别奖,奖金是三万元,我是交给你先生,还是给你?另外,这个评委有一个华人亲戚要回国探亲,想请你去帮他给华人亲戚包粽子,不知你愿不愿意,报酬的话不会少于奖金数。”

王翠梅谨慎的问:“你是谁?”

我轻声一笑:“我是王董事长的秘书,你可能不记得我了。”

王翠梅放松笑了:“我记得,记得,你不就是那个女主持人吗?个子高高的,皮肤很白,长得很漂亮,尤其是那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很好听,不过为什么偏偏会选中我的呢?我包的粽子里什么都没放,很普通的。”

真有自知之明,我依然保持着微笑:“是这样的,这个华人亲戚呢,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去的纽约,走之前吃了父母包的粽子,正好是我们中国的传统节日端午节,当时的条件哪比得上现在,包的粽子也就简简单单,但是那个味道一直在华人亲戚的心中,他一直很想念家的味道,而你做的粽子,就很有家的味道,不知你是否有空,是否愿意,报酬方面,我们还可以具体再谈。”

王翠梅竟然犹豫了了很久才回应我:“最近我可能没时间,我能不能包好之后,你来拿,你也知道,我是给人家做保姆的,实在是走不开,孩子还小,马上就要开学了,各种事情都很多。”

我也在冥思中,王翠梅怕我拒绝了,又接着说:“如果只要小半天时间的话,我还是能够挤出来的,但我可能要带着孩子一起去,不知道东家愿不愿意。”

这话简直正中我心坎,我故作迟疑:“这个我可能要跟评委商量商量,不过孩子要是听话不需要人帮忙抱着的话,还是可以的。”

王翠梅连忙回应我:“不需要不需要,这孩子已经五岁了,很听话,就是有点怕见生人,但是他跟在我身边没问题的,那个华人亲戚大概什么时候来呢?”

我想免得夜长梦多:“明天,只需要你包好粽子煮熟就行,还有这三万元的奖金,我是直接交给你先生,还是?”

王翠梅急了:“别告诉他,钱到他手里就变成了种子,家里都已经一堆的花花草草了,明天我正好有空,那我们约好什么时候在哪儿见?”

我试探性的问:“你住在哪儿,我可以开着董事长的车来接你们。”

王翠梅一口拒绝:“不用不用,你约个地点,我带着孩子来找你就是。”

说到底还是很谨慎,我也理解,于是约了冰雪世界,王翠梅开心的不得了:“正好,这个孩子一直想去冰雪世界玩,我也答应他了,我们是下午见吧?”

我附和道:“对对对,因为华人亲戚上午到,但是要倒时差,所以要休息一个中午,下午我去冰雪世界接你们。”

王翠梅的笑声很爽朗,一再提醒我:“姑娘,那三万块钱请你务必要当面交给我,给我家那老头的话,又会被他乱花了去,还有你们要是喜欢哪盆花,你们就拿便是,反正家里那么多的花,摆着也是占地方。”

挂完电话后,我看着满墙满院的鲜花,真不知道一个退伍老兵竟然有着优雅的爱好,也不明白一个这么闲情雅致的男人背后,竟然有着一个那么不懂风情的女人。

见我长舒一口气,韩野走到我身边来:“你这?”

傅少川也走了过来:“你快把我们吓死了,我们几个老爷们面对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都没那么害怕,你怎么能够这么镇定的胡编乱造?”

关河对我伸出大拇指:“你这说瞎话的功夫都快赶上路路了,不过那王翠梅怎么那么顺着你的话说呢,难道她就没有半点怀疑吗?”

我弯不下腰去,只好掐着韩野的胳膊:“你,蹲下身去帮我把这张纸给捡起来。”

我本来也是想破罐子破摔的,结果一回头就看见花盆下面有一张被雨水打湿的纸。

韩野将那张脏兮兮的纸捡了起来,轻声念着:“万元大奖等你来,端午节粽子大赛,寻找家的味道,这不是你刚刚说的那件事情吗?”

我微笑点头:“对啊,我想王翠梅既然是一个保姆,那肯定会烧一手的好饭菜,对这样的万元大奖肯定心动的不行,她经常给她男人介绍客人来买花,证明她是个喜欢钱的女人,试想一下,这个世上能用钱搞定的事情,是不是最简单的事情。”

韩野搂着我的肩膀,在我嘴唇上轻啄了一下:“老婆,你好聪明。”

其实我后背都已经湿了,握着手机的那个手也是一手心的汗水,不过王翠梅爱钱,所以这件事情就变得特别简单。

电话搞定,时间也约好了,关河对着屋里喊了一声:

“选好了没?你们还当选花是大姑娘出嫁呢,磨磨蹭蹭的。”

张路嘹亮的嗓子在屋里响起:“好咧,这就来,已经选妥了。”

她们三人出来时,果真一人手上抱着一盆花,男人收拾了一个大包,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们:“这眼看着八月末了,夏天过去,初秋一到,我们家那口子怕冷,所以我把秋天衣服和几件冬天的打底衫都放在这里,你们见到她就说,卡里给她存了两千块钱,是给她买冬天衣服的,别让她冷着自己。”

张路戏谑道:“我还以为你眼里只有花呢?没想到你还这么贴心,这还是大夏天呢,这冬天衣服是不是太早了点?”

男人语气明显和善了许多:“不早不早,这叫未雨绸缪,一立秋,一场秋雨一场寒,眼瞧着冬天就到了的。”

从小村落离去,在回城的途中,张路一直在感慨:“你瞧瞧人家,一个退伍老兵都能有这样的情怀,这才是诗意的生活,黎黎,我决定把我的咖啡店重新装修一下,也要有那种诗情画意的感觉,要让所有一踏进我店里的人都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浪漫,让那些已经相恋的情侣恨不得长相厮守,让单身的男女都嗅到爱情的味道,让错失爱情的人都勇敢的去追寻自己想要的幸福,让失恋的人振作起来,你觉得怎么样?”

我会心一笑:“加油,你一定能行的。”

张路挽着我的胳膊:“那你快帮我取个好名字,是叫幸福加油站呢,还是幸福驿站,或者是...”

秦笙瘪着嘴:“不是我打击你,这些名字都好恶俗,能不能来个清新脱俗又有诗情画意让人瞥一眼就觉得走过路过不能错过的名字?”

张路瞬间松开了我,又挽着秦笙:“你走遍天下见多识广,你帮我取个好名字吧,事成之后就当你入股了,以后你带着你的远哥哥来我店里喝咖啡买花都不要钱。”

秦笙心花怒放:“这敢情好,但是我脑瓜子笨不灵活,你还是找嫂子吧,嫂子平时温婉如玉,一看就是大家闺秀,肚子里肯定有好多的墨水。”

我稍稍往车窗边靠了靠:“你别找我,我肚子里只有你的干儿子,况且这拽文嚼字的事情,还是集思广益吧。”

张路又拍了拍坐在前头的韩野和傅少川:“你们这两个王八犊子,平时要你们没半点用处,现在该你们尽一份力了,快想想,有没有什么好点的名字?”

傅少川一脸为难的看着张路:“要说用处,我也就在床上能满足你,别的还真不行,老韩,你来。”

韩野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你自己的老婆你自己不来,让我来是几个意思,我老婆还在后座上坐着呢,兄弟,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爱莫能助,不过集资这种事情你可以找我,虽然兄弟我现在还处在困境中,但也不缺投资一间咖啡店的钱。”

张路顿时不高兴了:“真是百无一用是男人,我在群里吼一嗓子,然后大家都帮我想想,我都混吃混喝大半年了,再不努力老娘连双十一败家的钱都没得了。”

傅少川回头:“没事媳妇儿,双十一你尽管包养你的马爸爸,我买单。”

张路推了他一下:“去去去,你还是管管你家的晓毓妹妹吧,我有手有脚思想正常的,不需要你管。”

关于取名字一事,我就当张路是一时兴起。

但是回家之后,她就广发英雄帖,就为了征集一个咖啡店名字。

傅少川为了摆脱百无一用这四个字,也是够拼的,据说他交给公司上下一个任务,谁取的名字能够进入候选,谁就能拿到十万元的奖金。

秦笙都乐开了花:“大哥,我能参加候选吗?十万元够我买好多的布料了。”

傅少川对着客厅里的人大喊:“大家都可以开动脑筋好好想想,谁取的名字要是中了,我请大家环游欧洲。”

我忍不住问:“包吃包住能带家属吗?”

韩野朝我靠拢:“我就是家属。”

我推开了他:“滚一边去,你算哪门子家属,饭做好了吗?你儿子说他饿了。”

韩野毕恭毕敬的回答我:“报告领导,饭熟了,菜还没开始,还有,这是我女儿,女儿,女儿,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看着韩野去厨房的背影,张路和秦笙一同摇头:“这男人是个女儿狂啊,都已经有一个女儿了,还要女儿,看来某些人的肚皮三年抱俩的命运是逃不掉咯。”

我悠哉的喝着牛奶:“他做梦,我就想生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完美。”

秦笙的智商又开始下线,一脸茫然的问:“这是双胞胎吗?”

张路一敲她的脑瓜:“你傻不傻,小榕不是儿子吗?也不知道这抚养权和监护权能不能要回来,不过我看悬,小措那个女人是个不好对付的主。”

一说起那些妹妹们,傅少川拔腿就逃了:“老韩,我来帮你打下手。”

张路火气又要上来了,秦笙赶紧拍着她的后背:“不怕不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张路撅嘴:“将呢?土呢?能从天上掉下来吗?还不得用这身肉去挡,抵挡住了皆大欢喜,抵挡不住又要怨声载道悲愤难鸣了。”

对于张路的担心,我也是无数次的想过,小措虽然和余妃等人不同,当面时也是笑嘻嘻的,但是谁知道这笑里有没有藏刀。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见王翠梅。

如果她能把孩子带来,那就真的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了。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我们浩浩荡荡一堆人,从上午开始就在冰雪世界的周围散布着,张路她们三人在小村落的房子里见过王翠梅的照片,所以张路和我留在车上,我们一直保持着微信互动。

因为事情很快就要揭晓了,我也请了魏警官前来,他带了十几个人,也分散在冰雪世界,就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虽然魏警官心里还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可能有了二里半的生死之交吧,魏警官对我们还是很信任的。

中午我们也是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我打了个电话问了问王翠梅,她说昨天晚上孩子着凉了,所以今天没带孩子来冰雪世界玩,但是她向我保证一定会来的。

我也相信她一定会来,就算是看在三万块的奖金上,她也不会错过这个白捡一个大便宜的机会。

但是时针慢慢的指向了下午三点一刻,王翠梅一直没出现,打她电话也一直没人接。

张路沉不住气:“这个女人该不会是在耍我们吧,我就说这事情怎么会这么顺利,太蹊跷。”

我拍拍张路的肩膀:“耐心点吧,这又不是谍战剧,不会突然之间出现什么岔子,或许是孩子生病还没好,所以她要迟一些,但我相信她一定会来的。”

尽管我一直都在安抚张路,但我自己也确实是有点心慌。

要是王翠梅知道我们是为了找孩子,那我们所有的线索就会彻底的失去,这件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毕竟没有证据指控的话,我们也不可能一直守在王翠梅的老家。

我心里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但嘴里却一直说着好听的话。

三点五十分的时候,王翠梅给我打电话:“小秘书,你在哪儿呢?”

我耐心性子回答:“我在冰雪世界的正门口,你在哪儿?我们董事长也在车里等待了很久,你还要多久才能到?”

王翠梅小心翼翼的问:“我想确认一下,你真的是王董事长的秘书吗?”

幸好我们昨天回去的时候,傅少川和韩野都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妥,于是翻出了这个比赛的主办方,还真是王董事长,并且这个人和韩野有过交集,在酒会上见过两面,有韩野亲自给王董事长打了个电话,说是借你的秘书一用,王董事长自然就同意了。

而这个秘书目前和韩野在一起,就在离我们不远的那辆车上,他们应该是看到我接了电话,那个秘书下了车,手里拿着手机装模作样的打着电话。

我心里有了底气:“王女士,你在哪儿呢?我就在门口等你,穿着一身白色的小西装,手上拿了一个大红色的手拿包,你见过我的,你应该还认识我。”

王翠梅放心下来:“认识认识,我当然认识你,小秘书,我看到你了,你往马路对面看,我就在对面的公交站台。”

张路飞快的在微信群里打了一行字,秘书放下手机后看了一眼,视线立刻转向了公交站台。

我们也随着秘书的目光往马路对面看去,张路惊喜的喊:“没错,就是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